利威尔五次点了咖啡(一次他没有)  

好甜w

再生涅槃:

#利威尔1225生日快乐#


我说过要写一篇的。今天上班摸的鱼。过生日不傻白甜还什么时候傻白甜。



第一杯


艾伦·耶格尔百无聊赖地靠在柜台上,一手撑着下巴——三笠曾说过他这姿势活像某些粉红色气息满溢的小说里面的文学少女——一手在柜台上无规律地敲打着。外面下着瓢泼大雨,虽说是平安夜,但是这样的天气和时间,大概所有人都躲在温暖的地方成双成对地度过了吧,才没有人会在此刻光临这种角落里的面包咖啡铺。艾伦又打了个呵欠,想着再过半小时就准备关门回家补眠——前阵子考试打工两边烧快要把他累趴下了。


结果就在他半阖上眼睛几乎要歪倒在柜台上的时候,伴随着“叮铃”一下轻响,店门被打开,一个一丝不苟穿着西装打着斜纹领带的男人推门进来,带入一阵湿淋淋的冷风。


艾伦猛然惊醒了,结果一手没撑住,“砰”一下磕在了柜台上。


来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心里尴尬万分,耳朵不由微微烫起来,艾伦还是打起精神,以开朗的语气询问道:“请问您要些什么?”


“五杯美式咖啡,一杯格雷伯爵红茶,一杯热可可,还有、一杯巧克力布丁奶茶再加一份布丁一份椰果如果可以再加一勺鲜奶油。咳。”


“唔,是外带对吧?”艾伦看到男人在报出最后一种的时候一瞬间露出了牙痛般的表情,“好的,请您稍等一下。您可以在那边稍坐一会儿,或者请随意看看。”


艾伦拿出预先研磨好的咖啡粉、红茶包和牛奶,转身面对流理台之前看到那个男人坐在了窗边。


*


第二杯


八点十二分,嗯嗯,还有一分钟。


艾伦满怀期待地看向门口。


等等,满怀期待?有没有搞错,又不是哪里来的三流少女漫画,见鬼。


他对自己有点恼火,收回了视线,改为盯着架子上刚码放整齐的羊角面包,努力让自己数起那堆面包的数量而不是去想什么常过来买咖啡的客人,还是个男性客人。


不过一分钟很快过去,那位像是钟表一般守时的客人今天也一如既往地出现了。


他站定在柜台前,没等艾伦开口。“一杯咖啡。”


“诶?”微微睁大了嫩草叶色的双眸,艾伦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怎么了?”对方抬眼看过来。


“不是美式咖啡?您要什么咖啡呢?”


男人露出感兴趣的表情打量了他一下,缓缓开口:“Surprise me.”


“OK.”不自觉用英语回答的艾伦,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被带了过去。


然后他思考了一下,伸手去够放在上面架子上的可可粉。


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个人一直用饶有兴致的目光追随着他的动作。


*


第三杯


“啊,你好,今天也是照旧吗?”艾伦送走上一位客人,一抬头就看到一如既往严整的西装领带出现在眼前,他随即出笑容。


对方一瞬不瞬地盯着他好一会儿没有开口。


“呃、那个、”艾伦稍微别开头移开视线,抓抓头发,“今天也交给我决定吗?”


男人点点头。


“那么今天要不要试试新推出品种的咖啡?嗯……要不试试新的焦糖玛琪雅朵,怎么样?”


“交给你。”无所谓地挑挑眉,男人给出了完全信任他的答案。


“那么……”艾伦准备弯下腰去找寻咖啡罐子。


“叫我利威尔。”


“哈啊?”


“我的名字是利威尔,艾伦。”


“啊啊!”艾伦一下打翻了咖啡罐子,“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这里。”自称是利威尔的男子一手点在他左胸心脏位置的上方——他的临时员工证。


“哦……”他弯腰收拾滚落一地的装咖啡粉的小罐,“这样吗……”


*


第四杯


“你对别人也这么笑吗?”


听到这种很能让人误会的话语,艾伦差点把应该浇在滤纸上面咖啡粉上的滚水全招呼道自己脚上,不过还好,水柱很惊险地抖了抖,还是稳住了。


“不要乱开玩笑啊利威尔先生。”他熟练地放下水壶,把咖啡倒进纸杯里面。“会很危险。”


他把咖啡打包好隔着柜台递出去。


“嗯嗯,是有点危险。”利威尔若有所思地说道,接过咖啡。


艾伦刚想接话,利威尔那边的手机铃声却开始大作。


“喂?”


“哎哎,利威尔,你肯定又去那家店了吧?帮我带一杯海盐玫瑰白桃奶盖!要多加白桃!”


对方的声音大到连艾伦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利威尔挂断电话,用一种很奇异的表情问他:“这里有……海盐、白桃、之类的混合物什么的鬼东西吗?”


“啊,有。”艾伦对他露出灿烂的笑容,“就在menu的最下面一行。是韩吉小姐要喝吧?”


果然很危险,利威尔默默地喃喃自语着。


*


第五杯


今天艾伦没有在八点十三分准时看到利威尔。事实上,已经九点多了,利威尔今天也没有过来。


其实他确实没有必要每天过来的。艾伦如此说服自己,但还是不由自主心情低落。


而且今天天气也不好,冰冷的雨滴狂乱地拍打在玻璃上面,将室内室外隔绝成两个世界,外界的一切都成了朦胧模糊的影子。


艾伦收拾了一下流理台,结好收银款,拿起书包准备锁门。


一只手跟他同时握住门把。


那位一向严整服装的人这次显得有些狼狈。


肩头被雨水打湿大半,裤脚也湿漉漉一片,一向整齐的发丝被淋湿,一缕一缕粘在额头上。


他开口第一句话却是:“对不起。”


这让艾伦有点慌乱起来。“啊利威尔先生,我们又没有约好。不用……”


“现在还有咖啡喝吗?”


“诶?啊,你要喝的话我可以马上做。”


“那么,就交给你了。”


艾伦看到一向面无表情的人唇角似乎有一点点勾了起来,变成一个接近微笑的表情。


“那么,今天试一下爱尔兰咖啡如何?这么冷的雨,应该适合喝一点威士忌。”


“好。”


*


另一杯


“我说,小鬼。”


被唤作“小鬼”的那一位从手里正在干的活上面抬起脸,低头稍微俯视利威尔。


“怎么了,利威尔先生?”


“你是真的不懂还是假的不懂?”


“什么?”艾伦没有完全注意听,他正忙着磨咖啡豆。


“啧。该死的小鬼。”


“今天的利威尔先生好奇怪,需要补充一些糖分吗?那么我推荐维也纳咖啡。”


“你不会真的觉得,你做的咖啡很好喝吧?”


“诶诶?很难喝吗?”艾伦的表情顿时动摇了。


“只是一般而已,没有好喝到需要每天特意过来。”利威尔没有完全否定他的咖啡。


“那么……”艾伦歪了歪脑袋,露出困惑的表情。


“艾伦。”


“嗯?”


“答案是你。艾伦。”


>////////<


一脸严肃说这种话的人才叫犯规啊。


艾伦捂着脸想道。


 

评论
热度(74)
  1. 落墨再生涅槃 转载了此文字
    好甜w
© 落墨 | Powered by LOFTER